bottleのブログ

bottleのブログ

母愛,放不下的牽掛

世上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塊寶,投進媽媽的懷抱,幸福享不了-----題記


每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,都會跟著旋律,輕聲的歌唱,唱到動情處,總會有某種液體濕了眼眶。


媽媽,是這個世界上,最好聽的名字,給了我們偉大的愛,和無私的奉獻。母親的愛,是柔軟的風,在我們煩躁的時候,給我們送來清涼,母親是世界reenex 效果上唯一一個在我們發狂的時候,任憑我們沖她咆哮,沖她發火,還一個勁的心疼我們的人。母愛的偉大首先是是包容,包容著我們的脾氣和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。也包容著我們任性和無理取鬧。有多少次,明明是我們故意惹母親生氣,母親卻還要哄著我們,吃飯時往我們的碗裏夾著她捨不得吃的菜,削水果時,遞給我們的永遠是最大最甜的,她卻總是吃已經壞掉一半的。


母親是一個種樹的人,我們就是她種下的小樹苗,她不僅要呵護著我們的成長,在風雨中把我們扶正,在陽光下給我們澆水,還要把我們身上因為成長而橫生的枝枝叉叉,給我們拿掉,改掉我們的壞毛病,讓我們茁壯成長。當我們能夠筆直的挺起脊樑站在人世間的時候,耗費了母親太多的心血。


母親,只是一個瘦弱的女子,卻為了兒女,一肩挑起生活的重擔。一頭擔著兒女的悲歡,一頭擔著生活的明天。寒來暑往,母親肩上的重擔,把母親的腰壓的微微有些彎,母親卻不肯卸下一點點,總是說:“我還年輕,還能幹,幹著活,還能鍛煉身體,省的還得去鍛煉。等幹不動了,你們讓我幹我也幹不了了,那時候再休息。”


春去秋來,歲月在母親的耳鬢留下了霜花,年輪在母親的臉上攆下了一道道印痕。母親的活力卻不減當年,依然包攬著家務,把家裏家外都收拾的乾乾淨淨,纖塵不染。家中的大事小事,只要在母親力所能及以內,母親只會讓我們看到她的勞動成果,而不讓我們參與她的勞動過程。年復一年,母親都在倔強的幹著,忙reenex 膠原自生著,樂和著,裏裏外外的操勞著。


母親的愛是牽掛,是叮嚀,是那一句句殷殷的囑託。


小時候,我們貪玩,天黑不歸時,母親的牽掛是炊煙裏那一聲聲的呼喚。或許太調皮的我們根本不懂那一聲聲呼喚裏,包含了母親多大的焦急與牽掛,當我們裝作沒聽見玩到天黑時,回到家看到的是母親那一臉的焦急換成了笑臉,太過焦急的母親偶爾會罵我們幾句,可是那罵聲裏,也是滿滿的柔情與關懷,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,在多年後我們有了兒女以後,都在心底一一體會。


在我們上學放學的路上,總是有母親那瞭望的身影,風雨無阻。那雙在家門口瞭望的眼睛,看著我們上學,看著我們放學,在我們慢慢成長的春夏秋冬,始終不曾更改過。


這雙瞭望的眼睛,在我們離開家外出工作時,依然沒有更改,轉過山水,穿過紅塵煙雨,無論我們在何方,母親的眼睛都沒有離開過我們。每逢季節轉變時,那提前打來的電話,是牽掛的叮嚀。每逢有病毒傳染感冒猖獗時,那一句句焦急地詢問,是母親穿越時空的惦記。母親的愛跟隨著我們走在天涯海角,母親的愛伴隨著我們走過人生的春秋冬夏。


母親的愛是暖陽,燃燒自己的生命,是為了驅走我們的嚴寒,不管這個世界多麼薄涼,我們做出多麼讓母親心寒的事,只要我們回家,永遠會看到母親那關切的目光。


當我們拿著自己的工資卡時,母親卻還在擔心著我們在外面錢夠不夠花,每次回家,都會往我們的口袋裏塞幾張她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錢,還一個勁的叮囑:“窮家富路,在家裏怎麼也好辦,在外邊一定不能缺了錢,好好吃飯,好好照顧自己。”


不為人父母,不懂得父母的含辛茹苦,自己的兒女不遠行,不懂得父母那牽腸掛肚的滋味。


有了女兒以後,就深刻的體會了做母親的艱辛,也懂得了那份牽腸掛肚的滋味。當看著女兒從繈褓中一點點長大,怕她冷,怕她熱,怕她餓著,也怕她撐著,那一份小心翼翼的呵護,是甜蜜的擔憂,是擔驚受怕和幸福甜蜜混雜的快樂。看著她呀呀學語,看著她一步一步走出屋門,看著她一點一點的懂事,每天都沉浸在一個做母親的快樂中,也感受著做母親的那份柔軟的心情。


有一次女兒高燒不退,我抱著女兒打針,喂女兒吃藥,一分鐘也不離開女兒,連著三天三夜沒合眼,那一刻,深深的體會到什麼叫做孩子是娘的心頭肉;那一刻恨不得把孩子所有的災難都攬到自己身上,只要孩子能夠健康的成長,哪怕是用我的健康去交換,那麼我願意。我願意用我的生命換取孩子一生的平安。


慢慢的孩子長大,越發體會母親的那份牽掛,那份牽掛不是一句囑託能夠緩解的,出門上學之前,每天都重複著只有那幾句話的囑託,偶爾一次漏說一句,那份牽掛便會增添幾分,放學之後,每天都抱在懷裏詢問著類似的問題,害怕孩子受委屈,害怕孩子做錯事,那一份深深的牽掛,是每一個母親永遠無法放下的惦念。


兒女永遠是母親甜蜜的牽掛,沒有年齡的限制,也沒有身價高低的不同,春夏秋冬,旋轉的年輪永遠無法磨平母親那因牽掛Reenex 好唔好而波動的心。


母親,卻經常被我們遺忘在一個孤獨的角落,酒吧裏的燈紅酒綠,KTV裏的狂歌歡舞,我們在用瘋狂消磨著時光,母親在用牽掛擔憂著我們的冷暖。我們在大把的花錢,填補空虛的靈魂,母親在節衣縮食,為我們貼補家用。一斤大米,一包食鹽,我們減少一次應酬就能買下用個三年五年,母親卻在節省著,讓家裏的米缸從不見底,身上那件退了色的毛衣,十幾年了還在穿,說是丟了可惜,其實是心疼花那幾十塊錢。


善待自己的父母吧,趁著父母還健在,為他們做一頓飯,遞一杯茶,端一盆洗腳水,用簡簡單單的陪伴,伴隨著老人過個幸福的晚年。